新浪中港集運客户端

揭祕!他們,在“死人溝”裏追趕“亡命之徒”……

揭祕!他們,在“死人溝”裏追趕“亡命之徒”……
2021年10月07日 06:25 新華網

  原標題:揭祕!他們,在“死人溝”裏追趕“亡命之徒”……

  在“死人溝”,彷彿一伸手就能摸到天空。

  這裏地處於喀喇崑崙山脈腹地,海拔5200米,年平均氣温低於-20℃。

  有人用“讓人窒息”來形容這片土地。看不到老鼠,終年只有烏鴉為伴,還能常常看到成羣的野狼,到了之後就會發現,這裏是真正的“地上不長草、天上無飛鳥”。

  西藏阿里地區日土縣泉水湖一級公安檢查站,扼守在交通咽喉,是防範犯罪分子從新疆流竄西藏的重要通道。

  “泉水湖”是2013年建站後才有的名字,民警們更習慣它過去的名字——“死人溝”。因為很多時候,他們遇到的事情就像這個名字一樣,兇險得讓人後怕。

  1

  “死人溝”連一隻蒼蠅也沒有

  “死人溝”連一隻蒼蠅也沒有。每次出去巡邏,都沒有時間規定,因為沒人知道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這裏廣闊,管轄範圍超萬平方公里;這裏遙遠,距離阿里縣城268公里,開車至少要走4個小時;這裏寒冷,年平均氣温零下20攝氏度,最低温度低至零下45攝氏度;這裏艱苦,平均海拔5200米,常年六七級大風不斷。

  “挑戰死人溝,唯我泉水湖”!檢查站大門院牆上的巨幅標語十分醒目。

  關於“死人溝”的傳説很多。可信的記載是,195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支進入藏區的部隊——先遣連,被風雪圍困在扎麻芒保整整240天,共犧牲了56人。

  當時為了支援先遣連,新疆軍區先後調集1700多頭犛牛、毛驢、駱駝和一批物資,三次翻越阿里界山達坂山口。結果除16頭毛驢和30多頭犛牛外,全部喪生。

  如今駐守在這裏的,是泉水湖一級公安檢查站的25名幹警。他們肩負着登記檢查過往車輛、服務羣眾、緊急救援、處置應急事件等任務。

  “約束”他們的不是各種制度與規定,而是無處不在的惡劣環境與突發狀況。

  車子陷到濕地或深深的積雪裏無法動彈的狀況,時常發生。“當時是夜裏12點多,我們弄得一身泥巴,濕冷濕冷的。車子動不了,身上帶的乾糧也不多,也沒有信號。”

  這樣的情況下,“你不想走,都不行!”

  記憶中七、八月份的晚上,應該是悶熱不堪,可他們守護的那片土地足足有零下20多度。面對深陷泥潭的車子、所剩無幾的乾糧,渾身冰冷的他們只能選擇徒步。“我們大概走了15公里,到站上差不多是早上7、8點,走了整整一夜。”

  “掉牙掉髮不掉隊……”

  在檢查站陽光房那面潔白的牆面上,貼着他們的人生信條:“與海拔比高度,與草原比寬闊,與風沙比堅韌,與雪山比純潔。”

  掉牙、脱髮、指甲脱落、手腳皸裂等情況常常發生。

  端起飯碗,“80後”站長多吉加布有些發愁。想到自己右邊的兩顆後槽牙掉了,還沒時間鑲,就提醒自己吃飯得“細嚼慢嚥”。但剛炒的一盤土豆絲,端上飯桌沒幾分鐘,就凍成了冰坨。

  和多吉加布一樣,站裏許多民警年紀輕輕就開始掉牙。民警們説,這與泉水中礦物質含量較高有關。所謂“泉水”,不過是地下冒出的一股渾濁的泉眼。

  檢查站裏巨大而簡陋的陽光房連着一排凹字型的平房,是民警們辦公兼住宿的地方。“有一次,陽光房的房頂直接被大風掀開了。去年為了幫助過往司乘人員抵擋寒風,我們臨時搭建了兩頂帳篷,但沒兩天就被大風颳跑了。”

  這就是泉水湖,雨下着下着,就變成了雪。

  冬天吃飯,民警們得端進帳篷裏。睡覺,要生着煤炭爐子,還得蓋三牀棉被;夏天,即使是在白天,他們都要穿着棉衣秋褲執勤。一站就是十幾個小時。疫情期間執勤,因為要穿防護服,民警們不得不脱掉保暖棉衣,換上稍薄一點的毛衣。但即使這樣,肥大的防護服穿在身上也顯得緊繃繃的。

  比嚴寒更可怕的是海拔。

  除了胸悶、氣喘、頭暈和嘴脣發紫、乾裂、記憶力下降等症狀,還有胃疼、腹瀉、掉牙、脱髮,十多名民警患上了高原紅細胞增多、高血壓、肺水腫等高原性疾病。

  但檢查站的這羣人,就像他們常唸叨的那句話一樣:“掉牙掉髮不掉隊,破皮破肉不破紀,失眠失憶不失職,換人換崗不換槍。”

  2

  追趕“亡命之徒”

  2017年4月24日,政委扎西邊巴帶着4名幹警執行巡邏任務時發現,一輛新疆牌照的皮卡車突然離開國道,改走土路。

  “南面就是大山,會不會越境?”

  民警們打開警燈,鳴響警笛,加大油門,箭一般地向皮卡車追去。四周空無一人,荒蕪的土地,被汽車輪胎軋出了“路”。

  塵土飛揚中,兩輛飛速行駛的車若隱若現。

  他們幾個人?身上有沒有武器?會不會有突發狀況?這裏經常有偷獵、偷礦、偷渡的亡命之徒,情況究竟怎樣?一切,都是未知。

  經過20多分鐘驚心動魄的追逐,皮卡車最終被別停。車上下來5個人,其中一個光頭神色慌張。一名操着生硬的漢語的光頭狡辯道,他們是到山裏修車的。

  通過初步檢查發現,皮卡車的車牌是假的。這5個人,身上除了手機外,沒有帶任何證件。民警們把嫌疑人員帶到檢查站後,確認他們正是在逃犯罪嫌疑人。

  “要有革命的硬骨頭精神,勇敢頑強、堅韌不拔,在戰場上不怕掉腦袋,在平時不怕苦和累……”70年前,翻越界山達坂前,進藏英雄先遣連黨支部書記李狄三在戰前動員時那擲地有聲的鏗鏘話語,像生了根一樣,銘刻在每一名幹警的心中。

  2020年6月17日,41歲的高衞東因心臟病突發離去了,泉水湖始終是他戰鬥的前線。

  2020年10月8日,23歲的檢查站民警拉巴平措在出警現場,不幸被波濤洶湧的湖水捲走。“我年輕,還是我來吧!”這是他留給世間的最後一句話。

  2020年12月17日,39歲的藺江平突發高原腦水腫和肺水腫,倒在了工作崗位上。

  但,泉水湖檢查站沒有停止腳步。

  27歲的孫冬,是阿里地區公安處特警支隊的一名特警。建站以來,他每年都要換崗到泉水湖執勤,父母幾次勸他換個崗位,他都沒有聽從。

  “既然選擇了警察這個職業,就沒有退縮的餘地。”孫冬的執着得到了女友的理解和支持。三年相戀,瓜熟蒂落。女友和他商定,放棄在內地的工作,到阿里和他完婚。婚期,定在了今年10月3日。

  泉水湖,沒有寂寞。

   

責任編輯:張玉

民警
新浪中港集運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