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中港集運客户端

“這裏每個人,都恨美國人”

“這裏每個人,都恨美國人”
2021年10月07日 22:36 觀察者網

  原標題:“這裏每個人,都恨美國人”

  ►文 觀察者網 齊倩

  “這裏的每個人都恨美國人。他們謀殺平民,犯下了暴行。”海德里(Zabiullah Haideri)今年30歲,住在位於阿富汗札布爾省沙喬伊地區的一個名叫新西(Sinzai)的小村莊裏。

  這個毗鄰巴基斯坦的小村莊處於多山地帶,居民生活安靜,但這一切被2019年美軍的一次空襲終結。在美國《華盛頓郵報》10月5日的報道中,海德里告訴記者,空襲造成10名村民喪生,他的商店也被炸燬。

  現在,空襲地點白旗飄揚,當地村民藉此來紀念遇害者。

  在過去20年間,美國人究竟在阿富汗留下了什麼“遺產”?

  説起這個問題,西方社會反覆強調阿富汗社會在女性權利、媒體獨立、政治自由等方面的進步;但飽受戰火摧殘的村民並不這麼認為,他們中的很多人曾是美國空襲、槍戰等軍事行動的受害者。

在空襲地點,新西村村民掛起白旗以示紀念。《華盛頓郵報》報道截圖在空襲地點,新西村村民掛起白旗以示紀念。《華盛頓郵報》報道截圖

  “美國人沒有給我們留下任何東西”

  美東時間30日15時29分,美軍最後一架C-17運輸機從喀布爾國際機場起飛,宣告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完成,同時標誌着美國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終於結束。

  5月,美國撤軍;8月6日,阿塔拿下首個省會城市;8月15日,阿塔進入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局勢變化之快,令全世界瞠目結舌。同樣令歐美國家訝異的是,大部分阿富汗村民對於局勢變化喜聞樂見。

  《華盛頓郵報》此前認為,塔利班肯定是通過恐嚇等暴力手段控制了村民。但在訪問新西及其他村莊後,他們意識到,塔利班在阿富汗農村獲得廣泛支持。

  “美國人沒有給我們留下任何東西。”32 歲的村民汗·穆罕默德(Khan Mohammed)是新西村中心一家商店的老闆,他告訴記者,美軍只在附近留下了一個廢棄的軍事基地。

  村民們從未見過美國人的“慷慨”。

  《華盛頓郵報》援引數據稱,過去20年間,美國向阿富汗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援助。但這些援助從未到達過新西村,新西和周邊的村莊時至今日仍未通電和自來水。

  隨着美軍撤離,村民們正享受20年來從未擁有過的平靜。新西村伊瑪目説:“(與之前相比),主要的變化是現在更加和平與安全,對人民的殺戮也已經停止。你現在可以在任何地方自由移動。死亡消失了。”

位於阿富汗東南部的新西村位於阿富汗東南部的新西村

  “這裏的每個人都恨美國人”

  歷時20年的阿富汗戰爭,最終以美軍倉皇撤離、塔利班重新掌權為結局,留下一個滿目瘡痍的國家和飽受苦難的人民。

  阿富汗累計有3萬多名平民被美軍殺死或因美軍帶來的戰亂而死亡,另有6萬多名平民受傷,約1100萬人淪為難民。據“對武裝暴力採取行動”組織統計,2016年至2020年間,約1600名阿富汗兒童在北約聯軍主導的空襲中死傷。

  蘭州大學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指出,美軍在軍事行動中經常強闖民宅、肆意搜捕,甚至射殺平民,給當地民眾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創傷。

  2019年,美軍對新西村實施空襲,造成12人死亡,其中包括10名平民。

  “這裏的每個人都恨美國人。他們謀殺平民,犯下了暴行。”30歲的村民海德里在空襲中失去了自己的商店,他説,“每當我們離開家時,我們都會對家人告別,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活着回家”。

  在過去20年的阿富汗,類似的慘劇時刻都在發生。

  同年4月,阿富汗政府軍和美軍空襲了一個村莊,造成謝爾·穆罕默德(Sher Mohammed)一家7口喪生。當地村民高高舉起用白布包裹着的孩子屍體,對着鏡頭悲痛不已:“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每當美國人來這裏採取行動時,他們都會不分青紅皂白地向任何人開火。”在空襲中失去商店的一名村民告訴《華盛頓郵報》,這就是為什麼村民都支持塔利班,“美國人在殺害人,而塔利班則在保護他們”。

8月29日,美軍空襲造成一家十口不幸喪生。圖自人民視覺8月29日,美軍空襲造成一家十口不幸喪生。圖自人民視覺

  塔利班治下,阿富汗展現新的面貌

  9月7日,阿富汗塔利班宣佈組建新政府,並向外界公佈了“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的政府建構,同時公佈部分政府官員名單。

  其中,穆罕默德·哈桑任代理總理,巴拉達爾擔任副總理,穆罕默德·雅各布任代理國防部長,哈卡尼擔任代理內政部長,哈利勒·哈卡尼擔任難民部長,赫達亞拉·巴德里擔任代理財政部長,阿卜杜勒·哈基姆·沙蒂為代理司法部長,穆罕默德·伊德里斯擔任中央銀行代理行長。

  當日,阿塔最高領導人海巴圖拉·阿洪扎達發表奪取政權後的首份聲明,宣佈阿富汗將實行伊斯蘭教法。

  截至目前,阿富汗部分地區已經實施了一些新政,包括女性暫時待在家中、長時間外出許需要男性監護人陪同,不得在公共場合播放音樂等。這些規定在阿富汗一些大城市和國際社會引發爭議。

阿富汗大學校園內的隔離教學,圖自社交媒體 阿富汗大學校園內的隔離教學,圖自社交媒體

  但對於生活諸如新西村的阿富汗農村地區的村民來説,這些規定並不難以接受。在塔利班1996年首次掌權前,這裏的女孩從未上過學,現在,女孩們可以接受最高六年級的教育。

  新西村伊瑪目説:“這裏是可以接受的,因為它(伊斯蘭教法)是神聖的,符合我們阿富汗的價值觀。”

  阿富汗塔利班接管喀布爾以來,阿國內局勢基本保持穩定。

  但與此同時,阿富汗過渡過程仍未完成,剛剛掌權的塔利班正面臨巨大的執政挑戰——長年戰亂導致阿富汗經濟凋敝,約72%的民眾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失業率高達38%。

  然而,阿富汗村民將貧窮歸咎於阿富汗大城市的城市精英,指責他們通過腐敗積累財富,最後在美國的幫助下離開阿富汗。

  “那些離開喀布爾的人,他們並沒有因為飢餓而離開。”新西村村民海德里再次向採訪記者強調,“這裏沒有人喜歡美國人,怎麼會喜歡這些人呢?”

   

點擊進入專題:
聚焦阿富汗局勢

責任編輯:張玉

新浪中港集運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